仓木美绪吞精

仓木美绪吞精

大抵初感外邪,如属风热,则脉浮,然风热之象,止见于浮,若重按则不见也;如属风寒,则脉沉不能浮,然风寒之象,止在指力初到脉皮之上,若重按至脉底,亦不见也,且其势有欲浮不得之意,即此可见寒邪据表,阳气不得外达矣。烦者,暑扰于气也,气扰则喘喝者,暑陷于阴也。

二脘相附,其气相通,有寒则彼此相移,二脘俱缩而不展,不展则气之道窄。 故五味久服,即增气也。

前人有用此法者,是邪伏里膜,非在肤表也。时人不知用药之义,有指为怪僻支离者。

此天地相生相成,自然之数,当然之常也。软而不弱,略加苦寒;弱而不软,再入辛温。

始终总不离乎下利,若利早止于厥阴未陷之前,即不得死;止于厥阴已陷之后,息高时冒,阴气竭矣。 《大奇论》浮合如数,一息十至以上,是又一动为一至矣。

所谓风寒不醒成劳病也。人之一身,皮里肉外,皮与肉之交际有隙焉,即原也;膜托腹里与腹之交际有隙焉,即原也;肠胃之体皆夹层,夹层之中,即原也;脏腑之系,形如脂膜,夹层中空,即原也;膈盲之体,横隔中焦,夹层中空,莫非原也!原者,平野广大之谓也。

Leave a Reply